悅讀

永州島
愛鏈永州,一網情深!

[永州作家]蔣平:生死避風珠

更新時間:2018-12-28 信息來源:

引子: 武當山,又名太和山,是中華名山之一。方圓400公里,中有七十二峰,二十四澗,十一洞,三潭,九泉,十池,九井,十石,九臺。主峰天柱峰海拔1612米。傳言天柱峰頂,因歷代掌門習武修性,沐天地之靈氣,集日月之精華,精磨成神奇避風珠,乃武當鎮山之寶。

     

三國后期,諸葛亮六出祁山,與司馬懿大戰五丈原。幾場大勝之后,司馬懿不敢迎戰,率部死守不出。其時,諸葛亮已身染重病,自恃去日無多,為早日引出司馬懿決戰,派人暗中送婦人衣裳,以激怒魏部。而有關諸葛亮患病的小道消息,也已是不脛而走,路人皆知。

其時的武當山,歷經赤壁及夷陵戰亂,包括諸葛亮當年休養生息的隆中一帶,皆屬魏境。天柱峰頂長生殿內,武當第十三代傳人空靈仙道長正在潛心修煉,外面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。隨即閃進一位十五、六歲的少女,正是空靈仙的關門弟子赤腳仙子。

    “師傅,那兩位隆中人如何處置?已經兩天兩夜了,他們什么也不說。”赤腳仙子一進門,就迫不及待地發問。

    “諸葛亮占我仙珠,卻不識祛邪之法,日久必有大恙。隆中人上武當采藥,必是給諸葛亮治病?不管他們和諸葛亮是什么關系,不說實話,一律照舊處置!”空靈仙眉頭一皺,隨即做出一個手勢。

    “師傅,難道就是普天下所有的隆中人,就不能到武當采藥?”赤腳仙子一臉不解。

    “聽為師的話,一律拉到山下埋了。今后,我不要在武當山上再看到隆中人!”空靈仙兩眼放出陰冷的光。

    “是,師傅!”赤腳仙子轉身下山。

     空靈仙望著赤腳仙子遠去的背影,甩出恨恨的一句:“諸葛亮,有種,今生今世就別再上武當山!”

第一章

    五丈原前,蜀將姜維行禮完畢站起身,迅速上前扶住不斷咳嗽的諸葛亮:“維兒已經按照師父的吩咐,采集了百種珍禽異獸的心頭熱血,業已注入中軍帳里的七七四十九盞七星血燈。就待師父三日后,在千年一度的血月之時施法。”

    諸葛亮望一眼姜維:“司馬懿那方,近日可有動靜?”

    姜維道:“已派細作打探,暫無消息。這也是維兒奇怪的地方。”

    諸葛亮搖搖頭:“我軍多日無動靜,司馬懿料定我營必有變故,遲早會派兵來襲。我這一施法,需要閉關七日,若遇魏兵劫寨,熄滅長明主燈,將會前功盡棄。要確保營盤燈亮,得求個萬全之法呀。”

    姜維不解:“師父是說,只要確保長明燈七日不滅,這借天之法方可靈驗?”

諸葛亮點點頭:“我已連觀多日星相,三日后為借天絕佳時機。這其實也是對曹魏最后一仗,若能借天成功,我將增添十二年陽壽,便能徹底擊敗司馬懿,平定曹魏。為保萬無一失,眼下手里還缺少一物。”

“還缺什么?”姜維表情急切。

“此物在武當凌絕之頂,天柱峰上,有一萬毒不侵的避風珠。此系道家鎮山之寶,當年我在隆中攜廣元云游之時,有幸識得此珠威力,卻從未得見。眼下我身染重疾,無法親身前往武當施法,若能借用避風珠七日,就算司馬懿全軍前來,也無奈我何,則大事可成矣。”

    “這有何難,待維兒親自前往武當,借來避風珠助師父修法就是。”姜維一拍胸脯,欲出大帳。

    諸葛亮咳嗽一聲:“慢著!維兒,你想得過于簡單了。武當山現屬魏境,不說那一路魏將當關,你便是進得了天柱峰頂,也難過漢陰長生的關門弟子空靈仙這一關。此人劍術出神入化,道法更是深不可測,且與司馬懿往來密切,為人過于奸詐殘忍。我當年為借東南風破曹,與此人有過一面之緣,只惜道不同不足與謀,還是分道揚鑣,形同陌路。如今一晃這許多日,不知她是否還在恨我忘恩負義?所以你此去借珠,猶似與虎謀皮,兇險極多!還是,容我另尋他策吧。”

    姜維急切道:“憑著維兒這一桿銀槍,天下哪有比它更厲害的長劍?為了師父的陽壽,為了蜀漢的明天,維兒不惜以命相搏,尚能以命換取避風珠,也就死也無憾矣。”

    諸葛亮思恃再三,又見姜維去心已定,就叫從人取來紙筆,然后起身轉入內室,未幾,制成一只錦囊:“此去武當,一路坎坷。你必須便衣簡從,不到萬不得已,不可自暴身份,更不可私拆錦囊。記住,囊內物件可助你一臂之力,亦能毀你一念之間!另外,我已精選校士扮成你的模樣在中軍帳內堅守待命,三日之后,我即開始七日修法,十日之內,不管避風珠是否借到,你務必速速趕回,免誤大事!”

    姜維拜謝:“維兒記住了,師父您多保重。”

第二章

入夜,叢林寂靜,蛙鼓陣陣,星光滿天。

魏軍大帳內,司馬懿撩開帳幕,眼望星相,耳聽長風,若有所思。

    司馬懿喚過長子司馬師:“諸葛亮給我送來婦人衣冠之后,我沒有回應,蜀營那方,可有動靜?”

    司馬師:“報父師,據探馬報告,暫無異動。”

    司馬懿再問:“皇上那方,可有新的旨意?”

    司馬師道:“聽言,見過將軍奏表,皇上怒氣稍有收斂,然態度一直不明。只是朝中主戰群臣情緒一直激憤,揚言將軍之表現,有損大魏尊嚴。中軍諸將都想不通,尤其是偏將軍夏侯霸,說他從來沒打過這樣的窩囊仗,準備自領本部兵馬,擇日跟蜀軍決戰,如若不然,他就要退回本寨。”

司馬懿大驚:“有這等事!何不早早通報?速召眾將來我中軍大帳議事!另外,沒我的命令,誰也不得將此事外傳,動搖軍心者,立斬無赦!”

魏營中軍帳內,諸將很快到齊,唯獨不見偏將軍夏侯霸。司馬懿道:“各位將軍請速歸本部,不得命令,嚴防擅自出戰。我即去偏將軍大營。”

偏將軍夏侯霸帳內,眾軍士磨刀霍霍,營中殺氣騰騰。

司馬懿滿臉微笑,走入帳內。

    夏侯霸得報,起身出帳迎接,帶著一臉怨氣:“我看,將軍是不是被諸葛亮的故弄玄虛嚇破了膽?如今雙方對峙三月有余,蜀軍遠途奔勢,糧草補給已經捉襟見肘,諸葛亮如今病臥軍中,正讓長史楊儀抓緊用木牛流馬運糧,此時若不乘虛斷他糧道,誤卻大好戰機,只恐蜀軍養精蓄銳卷土重來,大魏危矣!”

    司馬懿嘆息一聲:“孔明多謀,虛虛實實,我已多次吃他大虧,不可不防。這回,外界盛傳孔明染病,恐不久于人世。我只恐其中有詐,誘我軍出戰,便正中其圈套。這些日子夜觀星相,發現起伏難定,唯恐是孔明弄法,因此一直未下決心。我已派細作認真打探,如若消息屬實,只消靜待數日,蜀軍便不攻自破,我軍便可不戰而勝矣!”

    夏侯霸圓睜怒目:“做你的美夢去吧。孔明會裝病?我看是你有病!我夏侯世家從來沒打過這種窩囊仗,罷,罷,不與你理論!如若不許出戰,我只帶本部人馬回老家狩獵,孔明若有大軍來襲,也可做你后應。”

    司馬懿還想再做解釋,夏侯霸已拂袖入帳。

司馬懿悶悶不樂地退回中軍大帳。司馬師看著父親,欲言又止。

司馬懿頭也不抬:“師兒有何事,不妨明說。”

司馬師怯然道:“揚武將軍郭淮,也報告稱欲引本部兵馬回鄉納糧。”

司馬懿一臉沮喪:“為什么,我的一片苦心,都被他們當作了怯戰?諸葛亮如此苦心積慮誘我軍決戰,必是難破我守城之法。蜀中氣數將近,我反其道而行之,蜀軍即日必破,為何就沒人體會出來呢?郭淮動搖軍心,必受夏侯霸挑撥,看我如何處置他們!”

    司馬師安慰道:“父帥三思!切不可憑一時沖動,貽誤國家大事!凡事忍為重啊。”

    司馬懿仰天狂笑:“忍,忍,忍,我都忍了快二十年,諸葛亮命里克我,打不過他,難道還躲不過嗎?難道,避實擊虛,保佑我大魏平安也會有錯?為什么這世界就沒我司馬懿的容身之所呢?”

    司馬師看一眼父親:“父親息怒,待師兒去眾將軍軍營,好生再勸他們。”

司馬懿揮揮手:“都堅守這許多時期,讓他們放松一下也行。只是要告訴他們,第一,必須輕裝簡從,所有士兵必須輪批休閑,穿上百姓便裝出營,營中大帳得保持原樣。第二,嚴密封鎖消息,嚴防蜀軍乘虛而入。違此兩令者,斬!”

司馬師拜謝:“師兒明白,這就去布置,請父帥放心!”

司馬懿又想起一事:“師兒,這幾日為父心情郁悶,想離營數日。除了與蜀軍決戰,所有軍機大事,你放手處置便是。任何人前來找我,就說有病在身,不便見客,切記。”

    司馬師面露難色:“軍中不可一日無統帥。眼下非常時期,不知父帥這一去,幾日方歸?萬一皇上追查,如何交待?”

    司馬懿沒好氣地:“師兒,這些事情,你早應幫為父操心才對。眼下軍心已一片散沙,主戰聲四起,我再留這里又有何益?我此去是算一算風水,以便找到與蜀軍決戰的最佳時機,萬不可讓諸葛亮洞悉此事,如若他率軍乘虛進犯,我軍危矣!”

第三章

武當山,太子坡直通峰頂。山上,古木遮天,云霧縈繞。山下,赤腳仙子率眾道士道姑修功練劍。但見呼叱聲四起,寒光起處,劍氣逼人。

太子坡下,一身便裝的姜維看著赤腳仙子的“蛇吐梨花”劍式,忍不住輕聲贊好。

赤腳仙子迅速收劍,遁聲望去,只見眼前一位形跡可疑的青年人,厲聲喝斥:“你是什么人?膽敢私闖武當圣地?偷看我們練劍!”

    姜維壓低帽沿:“在下中原行人,自幼喜愛武當劍術。今日進山,是為父母燒香還愿,別無他圖,還請小師傅行個方便。”

    赤腳仙子疑云大起,迅速拔劍出銷,直指姜維:“好一個中原行人,香客還愿,多選三六九日,今日山中禁香,此等規矩尚且不知,必有邪念無疑!”

姜維見勢不妙,轉身欲退。赤腳仙子縱身一躍,早已將退回封死。眾道姑也劍拔弩張,如臨大敵。

姜維一掀帽沿:“武當劍術,也不是講究以多打少吧?有種的,咱們一對一,也好討教一番你們的武當功夫!”

赤腳仙子對眾道姑一聲厲喝:“你們都退下,我倒要見識一番這小子,有何通天功夫!”

姜維迅速從背上抽出一柄寶劍,拉開架勢,眉宇之間殺氣凝聚,直透群山。

赤腳仙子贊嘆一句:“來得好!”一個“燕子掠步”,直指姜維。姜維閃身躲開,搶先一步,轉入身后叢林。赤腳仙子緊隨不放,姜維借著密林陣勢,輾轉騰挪。赤腳仙子劍法雖好,卻也傷不到他半根毫毛。

    轉眼十招晃過,姜維看準機會,一個轉身,躍上一株古樹,爾后一招“飛流直下”,頓時,葉落如雨,帶著劍道力度,直奔仙子。赤腳仙子暗叫一聲“不好”!,起身退出,只見葉尖墜地,如針箭聳立,連聲感嘆:“好你個中原行人,內家功夫出自何門?”

    姜維雙手抱拳:“無意賣弄,慚愧得緊!中原行人有失禮節,請諒。此次只身探訪武當,只為慕名求訪空靈道長,還望仙子引薦!”

    赤腳仙子收了長劍:“空靈道長近日閉關修煉,三月之內不見諸世凡人,難道你還不知道?”

    姜維一驚,立即收斂心態,不甘心地問:“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,行人帶著滿腔熱心和虔誠而來,我就不信道長會拒我于千里之外!”

    赤腳仙子眼皮一眨:“要見道長也不難,除非,先勝過我這把武當劍!”

    姜維二話不打,挺劍而出,兩劍相交,又是二十余回。赤腳仙子逐漸發力,劍氣若虹,將姜維牢牢鎖定。姜維漸漸難支,忙瞅個空子,虛晃一劍,退出圈外:“慢著,我家祖傳兵器只是銀槍。以劍對劍,以已之短克彼之長,勝之不武。有種可比槍否?”

    赤腳仙子調皮一笑:“仙子我從不使槍。要不,你使槍,我用劍,咱們再戰百十回合。你贏了,我便引你見道長!”

    姜維詭秘一笑,一個魚躍,迅速從樹干拔下一柄銀槍,雙臂一抖,直取赤腳仙子。

    赤腳仙子暗暗贊嘆,劍走偏鋒,雙方你來我往,轉眼又是八十回合。

    赤腳仙子劍法雖好,奈何力量不支,久斗之下,漸漸落了下風。再看姜維,一柄銀槍使得上下翻飛,密不透風,斗到最后,幾道寒光將仙子牢牢鎖定。眼見得脫身無計,正危急間,平地忽起一陣長風,一股沖天劍氣呼嘯而至。姜維又是暗叫:“不好!”遂收了長槍,倒退三步,只見眼前兩道灰色幻影,燕子一般掠過。原來是另一個中年美婦,攜了仙子,隨即晃上了太子坡,轉進了長生大殿,迅速關了殿門。

姜維連連贊嘆:“神秘武當,果然名不虛傳。此種精深武功,若為我蜀漢所用,何愁司馬大軍不破,天下不歸?”

    看看天色向晚,長生殿門仍無洞開之意。姜維放眼莽莽山林,一臉彷徨:“武當山何其雄渾,若就此尋找避風珠,無異大海撈針。此去師父借天不到八日,再有貽誤,豈不誤了大事?”

姜維連敲殿門,無人應答。環顧四周無人,立即運起輕功,飛身進入殿內。定神一看,但見大殿中央香火陣陣,仙氣縈繞,幾名道士木訥而守,表情木然。姜維心中直沒好氣:“明明有人操持,卻緊閉殿門,何意故弄玄虛?”

姜維閃身進入內殿,正欲抓過一名道士盤問仙子下落。忽聽山下馬蹄聲響起,兩道士緊張地沿著門縫觀望,隨退飛速起身,轉向殿前香爐,機關移處,赤腳仙子與另一道貌岸然老道姑轉出,領頭之人,正是武當道長空靈仙。

姜維臉露喜色,一個燕子翻身,鉆入殿堂大梁之上。殿外,馬蹄聲住,捶門聲起。兩道士上前開門,一個身影對著后面揮揮手,翩然而入。

姜維定眼看時,差點失口叫出聲來:“司馬老兒!”來者正是魏軍統帥司馬懿。

第四章


這司馬懿跟武當山有什么關系?在眼下這個兩軍交戰的緊要關頭,他來武當山干什么?莫非,他識破了我替師父借避風珠的意圖,前來阻撓?姜維很快排除了后一種可能。他死死地盯著司馬懿和空靈仙,看看他們身上到底還會發生什么故事。

只見司馬懿轉身四顧,確信沒有他人之后,隨空靈仙來到大廳的香火爐下,對著神武大帝金像,起身三拜。空靈仙看看赤腳仙子:“赤兒,去看看門外那個中原行人走了沒有?”赤腳仙子應聲:“是!”,一邊叫上殿內幾名道士道姑,一同出門。

司馬懿行禮完畢,轉身看看空靈仙,一臉疑慮:“你剛才說什么?中原行人?”空靈仙隨口道:“是一位中原武士,前來進行派別挑唆,赤兒年幼好勝,與之斗劍,我讓她別理會。”司馬懿點點頭:“眼下正是魏蜀交戰非常時期,要嚴防諸葛孔明使用奸計!”

空靈仙隨手點了一把司馬懿的額道:“看看,還是被他打怕了不是。他再使計,也不會想到道家來吧。”司馬懿搖搖頭:“難說啊,當年我曹丞相被諸葛亮用武當借風珠偷來東風,燒得一敗涂地……”說話間,空靈仙一轉香爐腳,只聽一聲輕響,神武大帝像下出現一只大洞。司馬懿身子一晃,即刻與空靈仙進入洞內。

姜維大氣不敢出。這司馬懿對武當山是如此熟悉,而且與這里的主持空靈仙關系如此密切,肯定有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藏身其間。他躡手躡腳趕到香爐前,正欲伸手轉動爐腳潛入洞內,卻聽頭頂傳來一聲低喝:“臭小子,想找死啊!有種的,隨我來!”

姜維驚得抬頭看時,卻見一個身影在梁上飛速地穿梭,一下子朝西殿去了。姜維不及細想,起身就追。兩個身影一前一后,一氣追到逍遙谷。姜維終于看清了,施展輕功的正是適才跟自己交手的赤腳仙子。

只見赤腳仙子取下發夾,一縷秀發垂肩,配上明眸皓齒,真的是美若天仙。姜維幾乎看呆了,一時忘了自己前來的目的。赤腳仙子臉色一紅:“看什么看?臭小子,你剛才差點闖下殺身大禍,要是被道長知道你私闖行宮,就是天皇老子,也休想離開武當山半步。你知不知道,適才隨道長進行宮的來人是誰?”

姜維隨口道:“大名鼎鼎的魏軍統帥,驃騎大將軍司馬懿,江湖上誰人不知?”

赤腳仙子奇怪了:“既是中原行人,又知司馬將軍大名,何不現身拜見?還要當梁上君子呢?”

姜維一笑:“我今日要找的只是空靈掌門,拜他何用?”

赤腳仙子神秘一笑:“那好,咱們交手這許久,還不知你尊姓大名呢。說,你到底是何方人氏,來武當山干什么?”

姜維雙手一抱:“不是跟你說過了嗎,在下中原行人,進山是為燒香還原,探訪空靈道長,昨日已說得明明白白,仙子為何如此健忘?”

赤腳仙子一聲冷笑:“武當圣地,空靈仙劍下向下不留無名小卒。我看你身手不凡,故而放你一馬,求道長劍下留人,饒你私闖長生殿不敬之罪。不然,你如今躺在哪里都不知道!”

姜維不以為然:“仙子言重了吧。道長若要殺我,為何面都不見,話都不留?”

赤腳仙子又是一聲冷笑:“你可以摸摸后背,道長早在上面留下一記,這是給你的告誡。”

姜維這才感覺脊背隱隱作痛,伸手下摸,竟留太極印疤痕一塊。原來自己早已列入暗算之列,而這空仙道長出手是如此的狠準得度,力道用得恰到好處,可想其功力何等高深!姜維立馬想起臨行師父之告誡,暗嘆這武當神功,當真是深不可測。他又驚又怒:“赤腳仙子,空靈道長為何要傷我,又為何要劍下手人?而你,為什么又要救我?”

赤腳仙子臉色一紅:“你呀,問題哪那么多?我也感到奇怪,論劍法,你不及我。論身份,你是無名小卒,我干嗎要救你?但我救了你,連我也感到奇怪呀。救了就救了,算你走運。你走吧,免得本仙子反悔,你會即刻葬身這荒山野谷。”

姜維雙手一抱:“多謝仙子相救,維這就下山!”

赤腳仙子連忙道:“唉,小子,就一聲謝謝就得了啊?一點規矩也不懂!”

姜維折轉身來,忍住笑:“不知要離開這武當山,還有啥破規矩啊?”

赤腳仙子睜大眼睛:“剛才你說什么來著?維,你是蜀將姜維么?”

姜維嘆口氣道:“既然話已出口,只有從實招來。在下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蜀將姜伯約便是。”

赤腳仙子閃過狐疑:“原來你就是姜維!是不是諸葛亮孔明派你來的?”

姜維說:“可以說是,也可以說不是。難道,我就不能來這個地方?”

赤腳仙子大驚失色:“你干嗎不早說,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此地吧,若讓道長得知你的真實身份,就連我的性命也保不住啊!”

姜維滿不在乎地:“好啊,要是能在這武當山圓寂,還能搭上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陪襯,該是人間的福份啊。”

赤腳仙子氣得淚水直在眼眶打轉。

第五章

長生殿內宮,線香陣陣,幽暗的燈火忽明忽滅。床頭,傳來陣陣淫,聲,浪,語,蓋過了窗外徐徐林濤。

空靈仙伸出玉手,幾次欲滅床頭燈火,被床上的司馬懿一把攔住。司馬懿不住地摸著空靈仙勝雪的仙肌,呼吸變得急促而放肆。一通瘋狂的云雨過后,司馬懿從空靈仙豐腴的身子上滾下來,起身端坐床頭,一臉疲倦。空靈仙迅速披衣起,將宮內燈火悉盡挑亮,然后對著司馬懿燦爛一笑。

司馬懿感慨地:“空靈,在我心里,你永遠都是那么年輕、漂亮。”

空靈仙一挽發髻:“司馬,說實話,我是不是老了?”

司馬懿轉身,親一口空靈仙的面頰:“你老了,我還能年輕么?我現在屢敗于諸葛孔明,人家都給我送來婦人衣冠,嘲我不敢出戰,弄威信與尊嚴全無。你不是恨透了孔明么,為什么還是不肯出山相助啊。”

空靈仙一揮掌,司馬懿一聲驚呼,一個跟頭直摔出去:“跟你說多少遍了,今后不要在我面前提這個人。難道,你們男人心里,除了當官、打仗,就沒有別的事?”

司馬懿揉了揉摔得跌青的額頭,一臉委屈:“諸葛孔明是我命中的克星,眼下我戰事失利,軍心渙散,如果你再不幫我,只恐再戰之后,咱們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啦了。我這次來,實則也是在向你告別啊。”

空靈仙心里一顫:“為什么要說告別呢?難道,你就沒想過,丟下你的榮華富貴,和我到這清風道觀過一輩子嗎?”

司馬懿搖搖頭:“男子漢大丈夫,只有戰死沙場,哪有茍且溫玉的道理?為一時清福,留下千古罵名,你就是殺了我,也恕難從命。”

空靈仙凄然道:“這就是你們男人啊,你還是趕緊走吧。說不準哪天,或者過一兩個時辰,我動了殺人之念,恐怕你想跑也來不及啦!”

司馬懿望一眼兀自垂淚空靈仙,顧不上額上傷痛,起身安撫:“要不,讓赤兒跟我走吧。這些年,她跟著你精煉武當長劍,又修八卦布陣之術,已日臻純熟。只要有了她,日后若再對陣諸葛亮的八卦陣,我也就無所顧忌啦。”

空靈仙怒目圓睜:“你們的事,少扯到赤兒身上!她還是一個孩子,道家清靜之地,不容你們這些勾心斗角的臭男人來褻瀆!”

司馬懿一聲冷笑:“若不是諸葛亮屢犯中原,我大魏何來如此之眾的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?還有,諸葛孔明對你的傷害還少嗎?你就是再殺一千一萬個隆中人,又能夠阻止他兵犯中原嗎?讓赤兒跟我走吧,等平定了蜀吳,我一定拋開塵世雜念,解甲歸田,一心一意,一生一世和你廝守到老!”

空靈仙喃喃自語:“你又在騙我!你拋不開的,赤兒也不會跟你走的。你還是走吧!”

司馬懿恨恨連聲:“我已經忍了很久了,我必須要告訴赤兒,她是我女兒,眼下為父有難,我有權帶她走!”

空靈仙一記耳光,閃電般竄上司馬懿臉龐:“跟你說多少回了,若讓第三人知道此事,便是你我的死期!”

司馬懿一臉苦相:“都快十六年了,眼前有女卻不能相認,你寧愿讓赤兒一輩子當孤兒?我這樣活著還有什么意思,還不如現在讓你打死了的好。”

空靈仙看著司馬懿痛苦的表情,情不自禁又回到了十六年前——

靠著空靈仙借來的武當避風珠,諸葛亮在赤壁一戰中成名;然而,功成名就的諸葛亮卻違背當年的海誓山盟,迅速與黃承彥之女黃月英拜堂成親,并且拒提身藏借風珠一事。是日,傷心絕望的空靈仙帶上寶劍,發誓要與孔明同歸于盡,卻誤入黃月英父女布下的八陣圖。可憐空靈仙一身武當神功,居然沒半點用武之地,被困陣中三日,奄奄一息之際,發現身邊一張諸葛亮手書:“亮之成婚,實屬無奈之舉。我不愛這個女人,但我需要她的幫助。男人欲成大事,必棄兒女私情。見字后轉西北角徑走千步,出口即在眼前。”出得疑陣之后,萬念俱灰的空靈仙投河自盡,卻意外被一路過的魏將救起,此人便是司馬懿。司馬懿將空靈仙救回大營后,驚嘆其美麗,要納之為妾。空仙堅決不許,堅持要司馬懿放下功名利祿,方能以身相許。為得美人心,司馬懿采用權誼之計,信誓旦旦,送空靈仙回武當山之后,三天兩頭即往山上跑。空仙見這位救命恩人能說會道,對自己一往情深,又長得一表人才,也就默許做了他的情人。

空靈仙嘆了一口氣:“司馬懿,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訴你,我真正愛的人是諸葛孔明,哪怕他一世負我,也不會幫你與他為敵。之所以委身于你,一是對他的報復,二是感謝你的救命之恩,但我們之間實實在在沒有夫妻情分。我隨時都可以殺了你,只是你死之后,這世上決無真心對我好之人,我絕對會自殺。那么,這個秘密就會被帶到天上去,任何人都不得知曉。只是,赤兒將來怎么辦?她一生下來就注定是個孤兒,沒有父愛,也沒有母愛,一生孤苦失落。”

司馬懿呆呆地望著空靈仙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第六章

武當山下,清清泉水邊,瀑布長掛,水珠成簾。姜維脫去長袍,憑風而立,顯得英姿颯爽。赤腳仙子解開道袍,赤腳行水,對著姜維回眸一笑,嬌羞俊美。

姜維呆呆地看著仙子秀美的身影,心里一動,眼里隨即晃過愛妻金鈴兒及愛子的影子,馬上收斂目光,轉身回望山頂,悵然若失。

赤腳仙子掬一把泉水拔向姜維:“姜將軍,你有沒有想過,留在咱們武當山?在這個洞天福地,與世隔絕,過神仙般的快樂日子?”

姜維點點頭:“武當圣山,確是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。怎耐姜維是已有家室之人,今生無緣與仙子共修百年矣。”

赤腳仙子花容失色,身子一歪,差點摔倒:“你,你說什么?你已經,成家了?”

姜維低頭:“對不起。維初見仙子面,一時動了凡心。但維乃堂堂漢將軍,不能欺騙仙子,貪圖享樂,行茍且之事。”

赤腳仙子淚光一閃:“那,你快告訴我,見了我之后,你就沒有想過,拋開家室和欲念,去過人生知己,另一種神仙般的生活?”

姜維道:“維心中只有大漢使命,只有師父的知遇之恩。蜀漢大業未就,無以為報,無心安享清福啊!”

赤腳仙子道:“你是說,如果有人幫你成就大業,報答師父的恩情,你會用一生一世,去報答她么?”

姜維道:“維是個重情信義,知恩圖報之人。受人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。就是要搭上性命,亦是在所不惜。”

赤腳仙子破涕為笑:“誰要你的命了?我只是要你這個人。說吧,如果我幫你弄到避風珠,破了魏軍之后,你會跟我回武當山么?”

姜維雙手抱拳:“只消避風珠能為師父借來天命,維會答應跟你進山,今生為你做牛做馬,亦是無怨無悔,只是維但不能背叛妻兒,干不仁不義之事,否則,一死而已。”

赤腳仙子顫聲道:“這么說,我的話還等于白說啊。對于避風珠,我勸你別做夢啦。空仙道長與諸葛亮如今已是不共戴天的仇家,她不會借給珠子的。除非,你師父親自來求,向她道歉。更何況,她如今的相好,是你們的死對頭司馬懿將軍,就憑你的身份向她借鎮山之寶,不是與虎謀皮么?”

姜維憂心忡忡:“那又能如何呢?就不能想個兩全之策?”

赤腳仙子沉思良久:“兩全之策只有一個,就怕你不同意。”

姜維道:“我這里沒有做不成的事,我此番前來武當,如若借不來避風珠,也決計不會活著回去。”

赤腳仙子盯著姜維:“你必須馬上向我求婚。我今晚就跟師傅說,從今不再當道姑,師傅從小就疼我。她答應過我,只要我看上誰,隨時可以離開這個地方。然后這山上的物件,可任選一件當嫁妝!”

“仙子,你這般美貌,難道,這么多年,一個人也沒看上?”姜維感嘆。

“過眼的男人千千萬,赤腳今生今世只看上一個,那便是姜將軍你!”赤腳仙子盯著姜維,眼神大膽而熱烈,“昨天你那一陣葉劍,我就感覺,為了你,我可以做任何事!也許,這是我上輩子欠你的。”

姜維低下頭:“我可以答應你,為了早日借得避風珠,即刻向空靈仙求婚。但只能演假戲,不能當真做的,維行事向來言出必踐,光明正大,免得到時,你怪我無情。”

赤腳仙子道:“誰讓你當真的?人家就是看上你這個人真心,才真心幫你,早日借到避風珠,你想哪去了,我的好心,都讓你當驢肝肺了!”

姜維躬身,給赤腳仙子行叩謝大禮:“維這里代表師父和蜀漢,感謝仙子大恩大德!若有來世,維做牛做馬,定當報答!”

赤腳仙子扭過身,偷偷抹去臉上的淚珠:“我不要來世,我只要你今生。或者,今天也行。”

第七章

武當山頂,司馬懿步心灰意冷地步出長生殿。

十多年了,司馬懿從來沒有今天這樣失落:自己幾乎用生命和靈魂深愛著的女人,居然只是一且軀殼!此刻,他對諸葛亮的恨,已經達到了頂點:這個命里的克星,戰場上威風八面,占盡風頭;而且在獲取女人芳心的較量上,也是謀略過人。若不是怕傷著女兒赤腳仙子,他幾乎想馬上號令三軍,將武當山鏟平,以泄心頭惡氣。正在行走之間,司馬懿忽見山下一前一后,兩個年輕人的身影歡快而來,女的是自己的女兒赤腳仙子,男的呢?似曾相識,但一時又想不起來。他連忙退避一旁,悉心觀察,越看越覺得可疑。

長生殿內,空仙靈望著司馬懿孤獨遠去的背影,忽然有一種說不出口的解脫。女大當嫁,空靈仙不希望她一輩子留在山上當道姑,幾年來,暗中不知搓合了多少次機會,讓女兒接觸一些男子,但赤腳仙子一個也沒看上眼;僅僅是兩天時間,空靈仙忽然發現女兒粉面含春,芳心大亂,說話吞吞吐吐,知道必定是陌生美男讓她動了凡心。本來,空靈仙對姜維也有好感。但由于姜維來得突然,而且身份詭秘,擔心女兒冒失行事,誤入別人圈套,所以對女兒的失態,故作不知,以觀下一步的反應。

空靈仙正在尋思間,忽然山門大開,赤腳仙子拉了那個陌生男人,歡快地奔將進來。

赤腳仙子望了一眼姜維,羞怯地開口:“師傅,今日中原行人已向我求婚,我,我……”后面的話,居然說不下去。赤腳仙子望一眼姜維,含笑點頭:“赤腳兒,你先到外門看著,莫讓外人進來。我正有話,要單獨和這位中原行人談談。”

卻說山道之上,司馬懿想著適才與赤腳仙子牽手的男子,心事滿懷,一步三回頭。忽見魏軍探馬高舉令旗,一路火速馳來,見到司馬懿,翻身下馬:“報鏢騎將軍,蜀中細作來報:諸葛亮今日中軍帳做七星大法,蜀中大將姜維已于前日離開大營,去向不明。”

司馬懿一臉狐疑:“姜維乃諸葛亮關門弟子,如此緊要關頭離開蜀營,必有大事。諸葛亮在這個關鍵時刻軍中做法,意欲何為?”

探馬道:“這個,小的也不知道。司馬師將軍請鏢騎將軍速速回營,以商大事。”

司馬懿一揮手,打斷探馬的話:“還有什么商量?你先回答我,細作所說諸葛亮所做法事,是不是七星血月大法?”

探馬呈報:“正是,在下忘了細說。細作說,諸葛亮早在上個月,已經夜不出營。軍機大事,都交與姜維打理,前日,蜀將楊儀與魏延發生爭執,鬧到營里,不見姜維出面議事,細作才發現此間奧妙,分析說,姜維很可能受諸葛亮之命,外借法器去了。”

司馬懿腦海里再一次閃過與赤腳仙子牽手的陌生人,略一沉思:“外借法器?七星法事,必長明燈高懸,七燈光亮如晝。若無避風之寶,一旦我軍來勢,威風過處,無燈不滅,豈不功敗垂成?”當即命令探馬:“速傳我將令,我出營之事繼續保密。另外,告訴司馬師將軍,速命夏侯霸、郭淮集結本部人馬,明日起分步騷擾蜀中大營。蜀軍如若堅守不出,諸葛亮必染大恙,到時我率三軍齊出猛攻,蜀軍必破!”

探馬接令而去。司馬懿一臉興奮,吩咐便裝隨行原地待命,自己策馬回頭,趕往武當山。

長生殿內。赤腳仙子與姜維面對空靈仙,長跪不起。

空靈仙轉過身去:“這位年輕人,說話密不透風,且一張口就要借我鎮山之寶。定是事出有因,來者不善,為師很不喜歡。你們認識不到三天,就談婚論嫁,這事為時過早!”

赤腳仙子望一眼姜維,臉色緋紅:“媽,我與中原行人一見鐘情,自愿生死永隨,您就成全了咱們吧。”

空靈仙狠狠地瞪了赤腳仙子一眼:“千里迢迢只為一婚,好象三生有約。再說,完婚只為借珠求父,似有交易之嫌,恐怕事情沒那么簡單吧?”

姜維望一眼赤腳仙子,起身上前一步:“道長猜得沒錯,我與赤腳仙子素味平生。只因為家父病情危急,欲請名師做七星法事,想借武當避風珠一用。上山途中,有幸劍逢對手,識得赤腳仙妹,自愿結為夫妻,永結同心,還望道長恩準!”

空靈仙點點頭:“你這么一解釋,倒也合情合理。赤腳兒,你過來,為師也有話單獨問你,中原行人,你且將門看好,莫讓外人進來。”

赤腳仙子深情望一眼姜維,輕輕點頭,隨空靈仙轉進了行宮。

姜維在大堂靜等,良久,不見空靈仙師徒出宮,心中焦慮。這時候,山下又傳來急促馬蹄聲。姜維迅速趕到門邊,透過門縫看時,卻見司馬懿躍身下馬,急急奔大殿而來。

姜維心說不妙:“司馬老兒突然折回,想必是發現了我的行蹤。我且起身一避,且看他如何行事?”危急時刻,姜維摸到了師父臨時托付的錦囊,正欲開啟,耳邊又響起諸葛亮的話:“不到萬不得已,不可自暴身份,更不可私拆錦囊。記住,囊內物件可助你一臂之力,亦能毀你一念之間!”姜維思恃再三,馬上又將錦囊藏到身上。

第八章

>  長生殿內,司馬懿揮劍,支開前來阻擋的道士。大殿之下,司馬懿使勁轉動機關,不見洞開。司馬懿心中焦慮,對著行宮地道口一陣猛踢。

>  宮口緩緩開啟,空靈仙與赤腳仙子并肩而出。空靈仙望一眼司馬懿,沒好氣地說∶“你不是走了么,又轉回來做甚?”

>  司馬懿盯住赤腳仙子∶“仙子,適才在山下,跟你一道攜手的那位年輕人,如今在哪里?”

>  赤腳仙子一扭頭∶“不用你管。”

>  司馬懿狠狠地盯著空靈仙∶“據最新消息,蜀中大將姜維業已離營,此人功夫精湛,行蹤跪秘。如果沒猜錯的話,此行是來武當山借避風珠的,正是姜維本人,他此行目的是為了借珠去救他的恩師兼義父諸葛亮!”

>  空靈仙盯住赤腳仙子,表情驚異∶“赤兒,真有此事?”

>  赤腳仙子瞥一眼司馬懿,沒好氣地說∶“師傅,你休要相信他的胡話,什么諸葛亮,什么姜維,我一概不知。我只道他叫中原行人,和我一見鐘情,自愿結為夫妻,干你可事?何故要將你們的斗爭扯到一起?”隨即對著大堂一招呼,“中原行人,你就趕快出來吧。咱明人不做暗事,看他能奈你何?”

>  姜維聽得赤腳仙子呼喚,隨即從后院閃入。盯著司馬懿,雙目噴火。

>  司馬懿倒退兩步,一臉狐疑∶“中原行人,我怎么看你如此面熟?如果沒猜錯的話,你來自蜀漢大營。如果我還沒老到昏花眼的地步,你的名字叫姜維,字伯約!”

> > 空靈仙厲聲道∶“中原行人,你到底是不是姜維?你求婚借珠,到底是不是為了幫諸葛亮做法?”

> > 姜維盯著司馬懿∶“我不認識什么姜維,也不是為什么諸葛亮,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,我這次上武當山,是來借避風珠救父親的,你們都認錯人了。”

> > 司馬懿道∶“能夠知道武當避風珠的,這世上也沒幾個人。閣下的父親如此精通法術,深諳世間寶物,即使不是諸葛亮,恐怕也與他有解不脫的干系吧?”

>  姜維拉過赤腳仙子∶“仙妹,休要與這老朽理論。避風珠借便罷,不借也無妨。咱們,還是早早下山吧。”

> > 赤腳仙子抬頭看看姜維,又看看空靈仙∶“可是,避風珠是非借不可的。公公重病在身,我既已為你婦,豈有見死不救之理?師傅適才跟我說,避風珠須得兩天后,避九日,沐法事,方能取出。咱們,還是再等等吧。”

>  姜維瞟一眼司馬懿,滿不在乎地說∶“師傅剛才也是對我說過,讓我們先拜堂成親,爾后她會親自挑選良辰吉日,送珠前來。”

>  司馬懿氣得渾身發抖∶“姜維,你就不要再演戲了!如今山上山下都是我的兵,你就是插上翅膀,也休想飛出這方圓百里的武當山。姑念你是大魏舊臣,武藝超群,只要你及早懸崖勒馬,早日歸順大魏,我保管你日后盡享榮華!否則,我即刻通知大營,速速發兵,鏟平武當,以絕后患!”

>  空靈仙厲聲道∶“中原行人,你以底是不是姜維?是不是諸葛亮派來騙取避風珠的奸細?你是不是還想騙我女兒?今日不說清楚你的來意,休怪我劍下無情!”

>  赤腳仙子挺身上前,護住姜維∶“師傅,他真的是中原行人!不是那個什么姜維。赤兒愿以性命擔保,他,他真的不是什么奸細!”

> > 姜維拉開赤腳仙子,眼睛久久地盯著司馬懿,一字一頓地說∶“不錯,鏢騎大將軍,我就是姜維!將軍神明,不愧是師父的棋逢對手。我此行目的,無一能瞞過將軍眼睛。維此番武當山之行,原本是奉命行事,不過,適才聽將軍一席話,深受啟發。眼下蜀漢氣數已盡,我當盡早棄暗投明。不知將軍適才承諾,可否算數?”

> > 司馬懿哈哈大笑∶“果然不出所料,諸葛亮聰明一世,也有糊涂一時。萬沒料想他如今的性命,懸于武當一線!姜將軍棄暗投明,真乃識時務之俊杰也。老夫適才承諾,絕不食言。我還答應你,事成之后,我當明奏魏主,親自為將軍主持婚禮!”

>  赤腳仙子望一眼姜維,擔擾之中面露羞色。空靈仙子望一眼司馬懿,又看看畢恭畢敬的姜維,臉色鐵青,隨即一言不發走入行宮。

> > 第九章

>  入夜,武當南巖口。輕風徐來,星光滿天。空靈仙手持玉簫,樂音幽遠而凄涼。

>  赤腳仙子看著師傅漸生的華發,靜心長坐,直望長天柱峰頂,內心酸楚。

>  一曲終了,赤腳仙子打破寂靜∶“師傅,我想問您一件事。您可得如實回答我!”

>  空靈仙說∶“你問吧,師傅能有什么事瞞過你呢?”

>  赤腳仙子壓低了聲音∶“您可得告訴我,您是不是我的生身母親?還有,我的生父,是不是司馬懿?”

>  空靈仙身子抖了一下,迅速恢復了鎮定∶“跟你說過很多遍了,你是我山下撿來的。師傅這輩子,是一個無家可歸的道人,哪是你的生母呢?”

>  赤腳仙子站起來∶“師傅,您就別再瞞我了!我知道您跟司馬將軍的關系,如果沒猜錯的話,他應該是我的生父了。為什么,到這個份上,您還不讓咱們父女相認?難道,您還要一輩子將這個秘密瞞下去嗎?”

>  空靈仙終于強忍不住,淚水象斷線的珠子般落下來∶“赤兒,你休要逼我!很多事情,你還是不知道的更好。諸葛亮也好,司馬懿也罷,他們都是無情無義的男人,為了江山社稷,他們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也做得出來。姜維跟他們,恐怕也是一丘之貉。只是我見你如此鐘情姜維,也只能聽天由命了。你還是,好自為之吧,為師今后天天在神武大帝面前祈禱,保佑你們幸福安康!”

>  赤腳仙子垂下淚來∶“師傅,我知道您對赤兒好。赤兒即使非您親生,你對赤兒今生情份,早已遠勝親娘。只是赤兒至今有一事不明,您不是對諸葛亮恨之入骨么?如今司馬懿要和姜將軍里應外合,他縱有通天本領,也難逃此劫。您的大仇,也可以報得,從此可以不再到隆中人身上出氣了,您為何還如此心事重重呢?”

>  空靈仙喟然長嘆∶“赤兒有所不知,這諸葛孔明雖然對我不仁,瀆我借風寶珠,但也算不上壞人。若讓他就此戰敗,他勢必不活,誤了他一世英名,我內心還真是不忍。”

>  赤腳仙子一臉困惑∶“難道,您還是打算,要將避風珠借與姜維,讓成敗自天而定?”

>  空靈仙點點頭∶“我觀這個姜維,說話辦事一身正氣,不象是貪圖榮華富貴之輩。他如此一念之間投降司馬懿,其間定有蹊蹺。如今魏營也是軍心煥散,兩軍現在斗智斗勇,成敗都在此一役。無論誰勝誰負,受難的都是黎民蒼生。再說,就是司馬懿大軍退去,諸葛亮若想延壽,也勢必派人來搜山尋珠,到時武當山又將面臨一場浩劫,便是為師的罪過了。倒不如讓姜維帶走避風珠,一了百了,以求清靜。”

>  赤腳仙子沉思良久∶“要不,您親自找姜維談談,反正他已是赤兒未來的夫婿,如果他能及時告知您真實的想法,現行決斷,還來得及。您看如何呢?”

>  空靈仙嘆一口氣∶“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
>  卻說長生殿內,司馬懿將五丈原兩軍對陣圖展開,召過姜維,對下一步破蜀之戰正作悉心安排。赤腳仙子從前門跟進∶“姜將軍,師傅請你過南巖一敘。”

>  司馬懿眼珠子一轉∶“我們正在研究軍機大事,有什么事情還要單獨約見?讓你師傅過來,我與姜將軍正有要事,要與她共商!”

>  司馬懿話音未落,空靈仙飄逸而入∶“你們的要事,與我們婦人何干。我找姜維,只為赤兒婚姻大事。你們魏蜀相爭,不就為避風珠么?我只想赤兒婚姻大事一定,即日起遠離世上紛爭,你如仍想操心,全交由你辦理好了。”

>  司馬懿看看姜維∶“空靈仙說得也是,現在是非常時期,避風珠須得與你我同行,若不慎落入蜀人之手,后果不堪設想!空靈仙,避風珠如今在哪里?可否即刻動土?”

>  空靈仙搖頭道∶“仙珠就埋在天柱峰頂,下挖九尺,沉香爐內。如若忌日動土,避風珠自然失靈,且危及武當山基,慎重切切!”

>  司馬懿對姜維點點頭,隨即大聲吩咐左右∶“馬上派兵封鎖天柱峰頂,明日一早行祭拜大禮后,開頂取珠。”

> > 南巖口,空靈仙與姜維徐徐攀行。

> > 空靈仙盯著姜維,一字一頓地問∶“姜維,我瞧你也是身正行明之人,你跟我說實話,今生今世,會永遠對赤兒好么?”

> > 姜維拱手道∶“維既然已經應答應婚事,必當與赤兒白頭偕老,師傅盡可放心。”

> > 空靈仙點點頭∶“如今你已棄暗投明,避風珠對你而言,已無多大意義。我打算明日弄一假珠與你,讓仙珠永鎮武當,等你們衣錦還之際,也好有個寄托,你以為何如?”

> > 姜維望著空靈仙,目光焦灼而懇切∶“不,師傅,避風珠必須得借!司馬懿此計,是要與我里應外合,孔明生性多疑,假避風珠必然逃不過他的眼睛,如果引起他的警覺,只恐前功盡棄,壞了行軍大事啊!”

> > 空靈仙冷笑一聲∶“行軍行軍,又是行軍!說實話,到現在我還猜不透你們的真實用心。但我告訴你,赤兒雖非我親生,但卻是我唯一的親人,我聽說,你在漢中早有家室。可憐赤兒一世,只配嫁你作妾。避風珠我可以借與你們,但你要真心待她,所以今晚,我就打算為你們舉行行房大典,你如逢場作戲,休要怪我無情。”

> > 姜維道∶“司馬懿已答應事成之后,為維舉行成婚大典,如此草率行事,只恐他心生疑慮。維實在難以從命!”

>  空靈仙厲色道∶“我意已決,司馬懿那方我來解釋。今夜便是見你誠心之時。你若存心耍賴,愧對赤兒,必將死無葬身之地!”

> > 第十章

> > 武當西殿,洞房花燭夜。赤腳仙子披紅掛彩,一臉喜色。姜維心事重重,看一眼床頭的赤腳仙子,放眼窗外明月,猶似妻兒面龐,表情痛苦。

> > 赤腳仙子起身,緊貼姜維,柔情萬種。姜維伸手,攬過嬌妻,心情郁悶。

> > 赤腳仙子抬起頭∶“姜維,你是不是,真的不喜歡我?”

> > 姜維∶“赤兒,維第一次見你,便已魂不守舍。今生愛你,已遠勝愛自己的生命。只是,大業未就,家有嬌妻小兒,維未敢心存茍且,做那世間負心薄幸之人,只恐今后怠慢于你,所以誠惶誠恐,于心難安。”

> > 赤腳仙子羞怯萬分∶“今夜你我既成夫妻,想那么多干什么?時辰已然不早,還是,早點上床安歇吧。”

> > 姜維為難地∶“維已跟赤兒解釋過,有家室之人,不容半點非份之想。今夜如此草率成婚,實在出于空靈道長壓力。此番潛入武當,重命在身,實在不思男女之事。何況你已答應過于我,假戲不能真做。否則,維背叛天條,有負道義,只恐貽誤軍機,萬劫不復!”

> > 赤腳仙子松開姜維的手∶“到現在為止,我還是沒有了解你的真實用意。你也始終不肯和我說實話,叫我如何幫你?我若不真心待你,又怎肯委身下嫁你這個有家有室之人?我答應你,只消借得避風珠,任你幫誰助誰,我嫁雞隨雞,妾隨君意,決不會為難你半點。大不了我跟仙母隱居深山,了此殘生。我,我只是希望,若能為你生下一男半女,我會養他成人,繼承武當衣缽,就謝天謝地了。就象我如今,不知生父真面目……”說到這里,赤腳仙子眼熱心動,身子已無法把持。

> > 姜維扶住赤腳仙子,一把抱起她的玉體∶“你我既為夫妻,今夜良宵,我也不再相瞞。我只道師傅跟司馬懿情深義重,但諸葛丞相對維情重如山,此生唯有以死相報。我委身投降司馬,實為詐降。師傅武功高深莫測,只怕她舊情難棄,維此行借珠,實無把握。只有憑真心借得真珠,出得武當,司馬懿身邊無高手相助,屆時你我聯手借機奪珠,大事可成矣。”

> > 赤腳仙子嘆口氣∶“我也料定你會有此一著,只想要你親口證實而已。既如此,我當以妾身名義,全力助夫君成就大業。”

> > 姜維愛憐地撫著赤腳仙子秀發∶“我知道你對我好,維是個知恩圖報之人。只是金玲兒對維情深義重在先,維必跟她妥善處理此事。只要此番大難不死,今生今世,維發誓會許你以愛妻的名義,將來告老還鄉,和你白頭武當。但是今晚,無論如何不能越這雷池半步。”

> > 赤腳仙子點頭贊嘆∶“難得你如此深明大義,赤腳得與將軍成婚,今生知足矣。可是,母親已給我白絲巾,明晨若不見紅,只恐她另有想法。”

> > 姜維望一眼窗外,隨手扯下紗帳,悄聲對赤腳仙子道∶“這個好辦。”遂取劍欲對手指劃下,赤腳仙子一把奪過長劍∶“當師傅是傻瓜不成?她會用仙藥應驗,你的血種,能瞞過她的眼睛?”姜維輕輕撫摸赤腳仙子,赤腳仙嬌喘陣陣。

> > 窗外,一個身影如輕燕飛離。其時,香煙陣陣,蛉語低吟。好一個蜀中大將姜維,臨危不懼,坐懷不亂,頂天立地真男兒。

> > 長生殿行宮內,空靈仙閃進門庭,興奮地撲向司馬懿。

>  “成了,我親耳聆聽他們行房,赤腳兒總算今生有托啦。”司馬懿不住地親著空靈仙,表情甚是興奮∶“要不,明日一早,我們即向他們公布身份,也好名正言順?”

> > “不妥!”空靈仙推開司馬懿,“你在大魏有妻有妾,咱們偷生赤腳兒,早已是無名無份,一旦讓世人得知,你這個鏢騎大將軍還有何面目引軍作戰,立于天地之間?”

> > 司馬懿猛然警醒∶“還是你想得周全!只怪我一時興奮,沖動之下,幾乎誤了大事!”司馬懿當即拉過空靈仙,將她按到床上。

> > 空仙靈先是反抗,繼而呻吟不止。司馬懿氣喘吁吁下來,忽然想起空仙靈昨日之語,立時露出不快神色∶“你還想著諸葛亮嗎?他能有我這般待你?”

> > 空仙靈怒目相看,一記耳光,司馬懿臉五只血印重現∶“去死吧你!司馬懿,我告訴你,今后若再在我面前提這個人,你會死得很難看!還有,我也一并告訴你,你永遠比不了孔明,不管在哪一方面!”

> > 司馬懿象一只斗敗的公雞,垂頭喪氣走出行宮,立即召來快馬∶“速傳我密令∶召夏侯霸將軍,讓他引軍在路上接應避風珠回營。一旦路上姜維有變心,當全力殊之。”

>  空靈仙奔將出來∶“萬萬不可!姜維即使變心,也是赤兒的丈夫,你的女婿。你不能讓我女兒年紀輕輕守活寡!”

>  司馬懿面無表情∶“姜維原乃魏軍名將,誤信諸葛亮饞言,棄明投暗,誤了人才。若他執迷不悟,我也只能忍痛割愛,赤兒未來,我自會為她安排。”

> > 空靈仙柔情道∶“我看姜維此番是真心歸順。避風珠乃武當命脈,若真動土移根,只恐危及武當根基。不如明日取一假珠,讓你隨身攜帶,此事只有我們兩人知曉,萬一其間有詐,真珠在我手心,也好有備無患。”

>  司馬懿回心轉意∶“還是仙兒靈明。有此精細安排,此番孔明就是道能通天,也必是在劫難逃!”

> > 第十一章

> > 回營大道上,塵土飛揚,姜維跟赤腳仙子一使眼色,雙雙馬上飛起,赤腳仙子一把揪住司馬懿雙手,姜維伸手入懷,取出避風珠。

> > 司馬懿又驚又怒∶“姜維,你果然是詐降,堂堂魏將,為何要當蜀狗幫兇?”

> > 姜維冷笑道∶“司馬老兒,我堂堂漢將,豈肯降你走卒?如今你身邊沒了貴人相助,休要怪維無情,明年今天,便是你的祭日。”說罷,拔下銀槍,直指司馬懿。

> > 司馬懿面如土色,立即破口大喊∶“救命啦,有斬叛將姜維者,賞千金、封萬戶侯!”

> > 眾軍土蜂涌而上,姜維一抖長槍,梨花般上下翻飛,轉眼之間擱倒一大片。余下軍土見狀,皆作鳥獸散。

>  姜維盯住司馬懿,眼中噴火∶“司馬老兒,你今生數番與師父為敵,壞事做盡,終于也有今天,待維親手取你首級,順便給師父一個大禮!”

> > 姜維正欲動手,赤腳仙子忽然一個箭步,劍指姜維。兩下槍劍相交,一聲銳響。司馬懿趁機逃出圈外,躍上戰馬,轉身狂奔。

> > 姜維盯著赤腳仙了,怒聲喝問∶“赤兒,你,你,為什么要救他!”

> > 赤腳仙子面無表情∶“不為什么,赤兒誰也不幫。只因為這個人,于赤兒有生身之恩,你不能殺他!”

> > 姜維繞開赤腳仙子,催馬直追司馬懿。

> > 赤腳仙子一聲怒叱,飛身攔住姜維,兩人一陣廝殺。司馬懿停住腳步,轉身對赤腳仙子道∶“赤兒,幫為父殺了這個無情無義的小子!”

> > 赤腳仙子凄然道∶“赤兒如今已為他人之婦,嫁雞隨狗,大不了與他同歸于盡,對不住了,司馬將軍。”

> > 司馬懿猶豫地∶“赤兒,我,我可是你生身父親啊!”

> > 赤腳仙子道∶“但是,你從來沒給我半點父愛,而且,仙母也從來沒跟我講過,誰能證明!”

>  司馬懿仰天長嘆∶“罷了罷了,養虎傷身。從今往后,你我還有父女情分么?”

>  司馬懿話音未落,前方塵土大起,魏偏將軍夏侯霸自引本部大軍,殺奔而來。

>  司馬懿興奮地大叫∶“夏侯將軍,來得正好!快快捉拿姜維這廝,回營之后,定當重賞!”姜維閃過赤腳仙子長劍,懇切地大叫∶“赤兒,速跟我回蜀漢大營!”

> > 夏侯霸縱馬挺刀∶“姜維小兒,司馬將軍料定你詐降騙珠,你已被魏軍重重包圍,速速下馬受擒,可免你一死!”

> > 姜維輕蔑地看一眼夏侯霸∶“就憑你?這倒要看我這根銀槍答不答應?”

> > 赤腳仙子道∶“你帶了珠子快走,這方交給我處理便是!”

> > 司馬懿想起什么,連忙喝住夏侯霸∶“夏侯將軍,休傷了我女兒,放他們走吧,你速領兵馬回歸本陣,以免蜀軍偷襲!”

> > 夏侯霸望望兩人,又望望司馬懿,驚疑未定。魏軍止住陣腳,眼睜睜看著兩人絕塵而去。

> > 夏侯霸大為不解∶“司馬將軍,為何放虎歸山?那姜維再英勇,也攔不住我一萬大軍圍截,避風珠定然逃不出掌心。”

> > 司馬懿道∶“不必費力,他們奪走的只是一枚假珠。再說,赤腳仙子已嫁姜維為妻,處處護他,一旦有個閃失,我怎好向空靈道長交待?”

> 山谷口,姜維轉身勒馬,不見魏兵追來,頓生疑竇∶“司馬懿算準我借珠救主,卻如此輕易放虎歸山,難道其中有詐?”


> 赤腳仙子一臉不解∶“昨日為讓母親開山取珠,司馬懿也在旁邊觀望,我親手驗證,應該不會有詐!”


> 姜維急切道∶“速速打開藏珠盒,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?”


> 赤腳仙子打開珠盒,只見避風珠耀眼,光芒處,漫山遍野西北風勁舞,珠下有一行小字∶“避風珠分雌雄二珠。此為雌珠,風指西北,若欲避風,必須取來雄珠,雙珠合一,否則,西北風大至,寸草不留。”


> 姜維失色道∶“仙母為何獨留一雄珠在山?難道,是她舊恨未滅,存心要師父的命么?”


> 赤腳仙子不及細想∶“事已至此,咱們只有重回武當山,跪求仙母,再賜雄珠,以成大事。”


> 第十二章


> 武當山,長生殿內,空靈仙輕吹玉簫,表情木然,面對赤腳仙子和姜維哭求,只是不理。


> 姜維叩頭流血∶“維心系蜀漢,自知騙仙母不義,但一心為主,日月可鑒,還望仙母借來雄珠,早成大事。維今生就是做牛做馬,也會報答。”


> 空靈仙放下玉簫,輕聲嘆道∶“我既不要你們做牛,也不要你們做馬。你們就不能信我一句話,遠離塵世紛爭,好好做一回人呢?而且,跟你們說多少遍了,我手里沒有雄珠,雄珠早已在二十年前就已經失蹤。武當山向來西北風盛,也因此而起。沒有就是沒有,你們怎么就是不信呢?”


> 姜維盯著空靈仙∶“維沒跟仙母說實話,已經知錯了,仙母若不肯因此授珠,維就長跪不起,直至氣絕。”


> 赤腳仙子也相伴姜維跪下∶“赤兒愿伴夫君長跪,請仙母乞憐。”


> 空靈仙恨恨連聲∶“那你們就在這兒等死好了!”起身,拂袖而出。




> 夜幕降臨。望一眼滿天星火,赤腳仙子喃喃自語∶“難道,咱們就這樣死在武當山上了?”


> 姜維想起一事∶“師父臨別前授我一錦囊,吩咐我不到萬不得已,切不可打開,否則會速招殺身之禍!”


> 赤腳仙子道∶“如今跪下去是死,打開也是死,倒不如看看到底是啥物事?”


> 姜維點頭稱是,當即取出錦囊,揭去面紗,只見一小包徐徐圓立,細看竟然是一顆與避風雌珠一模一樣的珠子。


> 與此同時,武當山的西北風雨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。兩人正在驚懼,只見空靈仙目光呆滯,發瘋般地破門而入∶“諸葛孔明,是你回了來么?你終于回心轉意了?你終于將雄珠送歸武當?你終于肯回來見我了,是不是?”

> > 姜維傷心道∶“仙母,師父病重,未能成行,特命我帶此錦囊前來!”

>  空靈仙失色道∶“真是孔明叫你帶來的?這便是避風雄珠啊!當年孔明就是用它,借來東南風火燒赤壁,大破曹軍。只是,他功成名就之后,為練八陣圖,私吞武當寶物,負心薄幸,才招至如今大禍。如今他終于思通世事,歸還寶珠。他,他還說過什么沒有?”

>  姜維木然道∶“他還說,不到萬不得已,不可輕易打開錦囊,否則會招殺身之禍。”

>  空靈仙哭喊道∶“他還是那樣瞻前顧后,他料定我不會原諒他。這么多年了,他為什么還是那樣自私?當年,我輕信他,私拿借風珠讓他三日內借來東南風,但他卻見物生異,可憐我還珠不成,被長生道長閉關思過十年。若不是司馬懿舍命相救,我和赤腳兒至今還得住在南巖絕壁,食野菜為生。這十多年來,孔明卻為了八陣圖,貪珠不還,娶丑八怪為妻。他一生自謂神機妙算,知道司馬懿大軍襲自東南,帳內東南風盛,不足以施七星法事,故而想還珠問路,借來雌珠定風保燈。他以為,我今生恨他入骨,見珠如人,你會惹殺身之禍,卻又怎知一個女人內心的真愛?這些年,我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他!他以為,若不還雄珠,我即不肯借雌珠,卻不知這借風珠與避風珠原是雌雄一對,要想真正的風調雨順,須得雙珠壁合啊。其實雙珠本已到了你手里,你們就是不肯相信,還要來回這般折騰,可悲可嘆啊!諸葛孔明,你一生都在算計別人,到頭來,算計的怎么成了自己!”

> > 姜維如夢方醒∶“原來,我已身藏雙珠,怎么就不知道?誤信啊,誤人啊,誤事啊!假如我不這般來回折騰,早兩日帶雙珠回營……”

> > 空靈仙頓足道∶“世上沒有假如。事已至此,我也不再隱瞞,赤兒原本是我與諸葛孔明遺腹之子,當年孔明娶黃月英時,我告訴過他,希望他能回身轉意,誰知他竟是如此狠心。司馬懿有恩于我,他不知與我茍合之時,我已有孕在身,事后認赤兒為女,我教他通天連理之法,也是知恩圖報。我要讓孔明知道,在黃月英與我之間,他真正失去的是什么!”

> > 赤腳仙子失聲痛哭∶“媽,您這又是何苦啊。您再恨孔明,也不可助桀為謔。孔明既然有心歸珠,必生悔意,他內心其實一直有你。”

>  空靈仙搖搖頭∶“他內心只有那個蜀漢王朝。他若早一天還珠,空靈必將隨他下山,平定中原。早知如此,你們當與我講明一切,也不會誤過時辰!如今已是作法第九日,司馬懿既已識破機關,肯定率大軍迎頭進犯,也不知那方生死如何?快去救他吧,但愿神武保佑,諸葛孔明能逃過此最后一劫!”

> > 第十三章

> > 五丈原前,魏將郭淮引軍猛攻蜀營,蜀軍拼死抵檔,東南風大起,陣營吃緊。

> > 蜀將魏延見勢不妙,直奔中軍帳。其時,東南風呼嘯。中軍帳里,孔明披頭散發,大帳之中,內安七盞大燈,外放七七四十九盞小燈,分代北斗之天樞、天璇、天璣、天權、玉衡、開陽、搖光七星,正中長明燈至于太極圖上,尚且明亮。諸葛孔明沐浴齋戒,身披道衣,手持寶劍,面南而祈,恰如當年七星壇借東風之時,只是鬢發已花白,臉上頗顯滄桑與憔悴,頷下亦已皆是白髯。

> > 遠處,姜維與赤腳仙子拍馬而來,被夏侯霸迎面截住,雙方一場混戰。

> > 姜維躍馬挺槍,拼死抵住夏侯霸,一邊大聲命令赤腳仙子∶“赤兒,速去中軍大帳定風,不然就來不及了!”赤腳仙子飛身亮劍,殺開一條血路,直奔中軍大帳而來。

> > 中軍帳,假姜維拔劍擋住魏延,被魏延一把掀翻∶“我說楊儀那小子為何如此猖狂,姜伯約為何如此不濟?原來是個冒牌貨呀。”遂闖帳而入,東南風迅猛跟進。

>  祭壇之上,長明燈不住搖晃。孔明大驚,忙棄劍護燈,但無濟于事。長明燈火逐漸變微,直到熄滅。此時,東方已出魚肚白。

> > 孔明呆望著魏延,面如死灰。

>  魏延不明就里,急急呈報∶“魏軍郭淮劫營,來勢迅猛,姜維只身離營多日,我們,我們都快撐不住了。”

> > 孔明咳嗽一聲,吐出一大口鮮血∶“姜維不日即歸,傳我將令,三軍不可輕動,魏兵很快就會退去。”魏延得令,轉身出帳。帳外,赤腳仙子打開雙珠,大風頓止。

>  赤腳仙子興奮地大叫∶“風退了,風退了!”

>  孔明望一眼赤腳仙子,又望一眼靜靜的營寨,踉蹌欲倒。

>  姜維殺退夏侯霸,高喊著“師父”沖入帳內,望著臉色蒼白的孔明和熄滅的長明燈,頓時明白了一切∶“師父,維兒來遲了!”

>  孔明望著姜維,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∶“維兒,你終于回來了。”

>  姜維道∶“我回來了,避風珠借來了。”

>  諸葛亮搖頭道∶“沒有用了,長明燈已熄,我必不久于人世。”

>  姜維哭道∶“師父,長明燈不過是一燈之念,您不會有事的。”

>  孔明搖搖頭∶“謀事成人,成事在天。天意要我走,這是沒法更改的。”說話間,孔明發現了姜維身邊的赤腳仙子∶“這位是□□”

>  姜維∶“這位是空靈仙的女兒赤腳仙子,也是您的女兒。空靈仙臨別交待,讓赤腳仙子今后助您一臂之力!”

>  孔明拉過赤腳仙子的手,眼里露出慈愛的目光,忽地噴出一大口鮮血∶“我一生都在與曹魏作戰,哪能再累及下一輩。都怪我一生過于謹慎,為了蜀漢江山,私藏借風珠,不知空靈內心,理應遭此大難。這是我的報應,報應啊!”

>  赤腳仙子哭喊∶“您可不能有事,赤腳從小沒了父親,您可別在一見我時就離我而去!”

>  孔明指著姜維和赤腳仙子∶“你們,扶我進帳內。”

> 中軍帳里,孔明指著兵法四十二部∶“此乃我畢生所學,如今悉盡授與你們,蜀漢的將來,都在你們身上了。”

>  姜維垂淚道∶“師父,您不能走,師父啊!”

> 孔明指指帳外∶“讓諸臣和眾將們進來,我還有話說。這借風珠和避風珠,你們可帶回武當,完璧呈給空靈仙,亮負她一生,這珠子本來就不是我的物品。我死之后,可取我雙眼呈上空靈仙下葬武當,你們告訴她∶亮今生有眼無珠,有負厚愛了。”




 兩個月后,武當山長生殿內,空靈仙面對孔明雙目,垂淚不止。

>  姜維手捧借風、避風二珠,長跪無言。

>  赤腳仙子上前一摸空靈仙鼻息,發出一聲驚呼∶“仙母,已經圓寂了!”

>  姜維放聲慟哭∶“空靈仙母□□”

>  赤腳仙子抱起母親,一步一步進向行宮。

>  姜維失聲叫道∶“赤兒,你會隨我再回蜀營么?”

>  赤腳仙子似沒聽見,頭也不回,行宮門發出一陣悶響。

>  山坡上,姜維快馬加鞭,直奔蜀營。天柱峰頂,赤腳仙子衣袂槁素,口吹玉簫,雙目淚光盈盈。

> [后記]一千年后,明永樂皇帝,大興土木,集中30萬勞工,費時13年,在武當山金頂修筑金殿,內設長明燈,因為天柱峰頂埋有避風雙珠,即使各路大風恣肆而終日不滅,已成千古奇觀。

> > (通聯∶湖南省永州市規劃建設局  郵編∶425000  電話∶13807460780)

 


分享到:

大河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