悅讀

永州島
愛鏈永州,一網情深!

[講武堂]許世友和濟南戰役

更新時間:2019-01-02 信息來源:中國新聞網


核心提示:許世友在膠東的16年,不僅達到了他軍旅生涯中的頂峰,還邂逅了白頭偕老的第三任妻子田普,膠東可謂其第二故鄉,以至于后來許世友離開山東,選擇秘書時,還要附加一個條件,膠東人。

許世友 資料圖

本文摘自:中國新聞網,作者:佚名,原題:許世友為伴老母堅持土葬揮拳打毛澤東終被收服

許世友在大會上提出了有名的“牛刀子戰術”

解說:1948年,42歲的許世友已經是山東兵團司令員。這一年,解放戰爭進入決戰階段。在西柏坡,毛澤東的紅藍鉛筆多次圈住濟南;在南京,蔣介石也把憂慮的眼睛盯住了濟南。毛澤東第二次“點將”許世友,與此同時蔣介石把愛將王耀武叫到了南京城。國共歷史上的生死大決戰,在濟南,激情燃燒地上演了。王耀武,黃埔軍校的高才生,曾獲國民黨軍中個人最高勛章,“青天白日勛章”,是國民黨軍隊高級將領中的佼佼者。他把濟南的防御體系在原有的基礎上又精心改建并加固,誓言死守濟南至少一個月。而今的許世友,也已不是當年草莽率性的“許和尚”了,他已身經百戰。作為攻城指揮,許世友在到達司令部的頭兩天里,對著貼滿山墻的濟南城防圖,沒有離開過辦公室,甚至也沒有說過一句話。攻濟前夕,第9縱隊召開攻克濟南誓師大會,許世友在大會上提出了有名的“牛刀子戰術”。

支紹曾(原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副部長):為什么叫牛刀子戰術呢,牛很龐大,又有蠻勁,要放倒它,必須一下子擊中它的要害。

陳廷一:濟南城防工事強固,縱深又長,明碉暗堡成千上萬。

支紹曾:難打,要想打下來,就必須集中兵力、火力,鉆進去打。

陳廷一:許世友說了一句笑話,我是宰牛師傅,你們大軍通通就是我手里的宰牛尖刀。

解說:被許世友稱為“宰牛尖刀”的第9縱隊,是聶鳳智領導下的杰出兵團。在那些烽火連天的歲月里,許世友對聶鳳智的倚重,就像毛澤東對他的倚重一樣。1948年9月16日24時,30分鐘的急襲拉開了濟南戰役的序幕。“宰牛尖刀”第9縱隊按預期攻下了濟南的東大門茂嶺山和硯池山。這一天黎明,王耀武還沒弄明白手中的兩個陣地一夜之間怎么就換幟易主,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許世友的大軍已經兵臨城下了。19號上午,許世友“釜底抽薪”的計策奏效,國民黨軍第96軍軍長吳化文接受許世友的起義條件,讓開了一條進攻通道,并掩護許世友部隊繼續向縱深挺進。吳化文的這一起義,無論軍事力量還是官兵士氣,無疑都使蔣介石遭遇沉重打擊。王耀武為此急電蔣介石,請求準其放棄濟南,率部突圍。但他得到的回復是“將陣地縮短,堅守待援”。

支紹曾:王耀武已預感到濟南城會丟在他的手里。但他估計,對方已經連續激戰6晝夜,傷亡消耗肯定不小,許世友動作再快,也需要三五天才能完成攻城準備。

陳廷一:而且在許世友背后,蔣介石援軍很快就到。

支紹曾:王耀武認定許世友不會置敵于背后而不顧,冒險攻外城。

解說:這一次,曾經戰功赫赫的王耀武失算了。許世友沒有按照常規出牌,既不休整,也不顧慮背后的援敵,他調動東西了東西兩線主力,持續不斷地對王耀武猛攻,根本不給對方一絲調整部署的時間。濟南內城,是王耀武僅存的最后防線。9月23日18時,許世友對濟南內城發起了全線總攻擊。在經歷了幾次的進攻受阻和全線挫敗后,許世友斷然發出與對方拼比毅力的號令;于是,連續幾十次激烈的拉鋸式沖殺,持續了整整一個夜晚。1948年9月24日,當太陽躍出山嶺的時候,濟南城已經易幟換主了。

馬鼎盛:8天8夜結束濟南戰役,無論攻守雙方,都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。本以為可以固守半年或3個月的蔣介石,在接到急報后還半信半疑,特地派飛機在濟南上空繞飛一圈之后,才不得不信,濟南已經是“共產黨的天下”了;而西柏坡毛澤東則是在看到國民黨報紙時,才確信大功已經告成。毛澤東親筆改定新華社社論說:“這個偉大的勝利”來得“意外的迅速”。其實軍事上蔣介石人多槍好,但是政治上獨裁腐敗,是民心盡失,國民黨氣數已盡。而作為這個奇跡的主要締造者之一,許世友在慶功大會上宣讀完中央軍委的嘉獎令之后,就因舊傷復發而再次回鄉養病。許世友在膠東的16年,不僅達到了他軍旅生涯中的頂峰,還邂逅了白頭偕老的第三任妻子田普,膠東可謂其第二故鄉,以至于后來許世友離開山東,選擇秘書時,還要附加一個條件,膠東人。


分享到:

大河彩票网